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國文老師
國文老師

A系系館的早晨,原本是個不太會有人出現的地方,然而今天卻有點不同,這天早晨六點彬彬就躍起來了,因為今天是他第一次和交往多年的筆友卉珊見面的日子,雖然約定日期是今天,但是彬彬前一天就到了,卉珊是他大學時的筆友,雖然她不曾見面,但彬彬每次看到她的信時都在幻想著她的模樣,然而、就是今天,他們真的就要見面了。



彬彬也是A系的畢業生,一年前,他考上了T大A所才離開這里的。



這里的一切仍舊是如此的熟悉、幾個同學還在這里繼續念研究所。



昨天彬彬就是在同學銀君的研究室里睡的,一伴是因為研究室的椅子不好睡、



一伴是因為實在是太興奮了,天色才微亮彬彬就醒了,看看手表,才剛六點,銀君約好了八點要來接他的「再睡吧!」



彬彬想,但忽然聽到肚子咕的叫了一聲。



「好吧、先去吃個早餐好了。」



彬彬自言自語的說。彬彬伸了個懶腰,推開門,先去上個廁所,每次握著那話兒,彬彬總是在心中暗自得意,雖然從來沒真的用它和女人搞過,彬彬卻充滿了自信,說不定這次和卉珊見面就能一嘗宿願。



走到電梯前,電梯居然還鎖著,彬彬不禁在心里罵了一句「該死」這一直都是他的口頭禪,算了、走樓梯吧。



今天才發現原來七樓也那麽高,偌大的系館空空蕩蕩的建築里,居然只有自己的腳步聲,隱約傳來窗外的鳥叫聲。



「哎¨好冷清!」彬彬心想。



『喔┅』什麽聲音,難道是聽錯。



『啊┅啊┅』不、絕對沒有聽錯,這里是三樓,除了系辦公室以外,就是電腦教室和圖書館了,現在應該是沒人的,彬彬伸手推推三樓的安全門,怎麽¨居然沒鎖,於是他悄悄的走了進去『啊┅』又是一聲,仔細一聽,原來是從圖書館那里傳來的,靠近一看,他不禁被眼前的景像嚇到了。



那位才剛進來系上的陳小姐竟然全身赤裸著躺在桌子上,一個赤條條的中年男子正將頭埋在她的雙腿之間。



「啊┅竟然是主任┅」仔細一看,更是驚訝,他心里暗叫了一聲┅。



這時主任正將陳小姐的雙腿拉到桌邊分開,伸出舌頭先舔了一下她那粒跳動的大陰核,頓時使得陳小姐全身抖了好幾下。



主任的舌頭先在她那桃源春洞旁繞了一圈,再伸入陰道里面猛舔一番,不時還吸吮著那粒陰核,並用舌頭進進出出地胡攪一陣。



「啊┅啊┅主任別再舔了┅我快受不了了┅噢┅」



陳小姐渾身一陣顫抖,被主任舔吮得酥麻酸癢至極,一股熱乎乎的淫液,流滿了主任滿嘴,主任立刻將其吞咽了下去。



陳小姐不停地叫著,一雙手也不停的玩弄主任的大肉棒,用手指去磨著她的龜頭的馬眼及頸溝。



主任覺得陳小姐的手好會摸弄,比起自己用手撥弄要強上數倍,從龜頭上傳來一陣陣的酥麻快感使得他的陽具愈顯得巨大。於是他站起身來,把陳小姐的雙腿分開抬高,放在自己的雙肩上,使她那粉紅色的桃源春洞上面布滿淫淮液,他好像餓了很久沒有飯吃似地,口中流著饞饞欲滴的口水。



「不要了┅求求你┅快點把你的大肉棒插進來吧┅」



陳小姐哀求著。



主任手握著大肉棒,對準了她的陰戶,屁股一用力「滋」的一聲就插入了三寸多深。



「哎唷!好痛!」



「哼!都搞過那麽多次了,怎麽還會痛!」主任懷疑地說道。



於是主任也不管她的叫痛,緊跟又是用力一挺,七寸多長的大肉棒,盡根到底,龜頭直頂到子宮口。



陳小姐被他猛地一下搗到底,痛得又是尖叫一聲。



「啊┅啊啊┅不要┅真的痛啊┅」陳小姐痛苦的叫道。



主任心軟了,於是開始輕抽慢抽,不敢太用力,但他不停地抽插著,漸漸地也就使得陳小姐開始舒服的直叫「噢┅啊┅」



在主任的不斷的抽插下,陳小姐開始扭腰擺臀地挺起陰戶來迎接,就這樣纏綿了十多分鍾,陳小姐的淫水不停地流,一滴滴地流到地板上。



「啊┅我不行了┅我要泄了┅」陳小姐叫著將愛液射了出去,在狂泄了之後,她感到腰力不夠,於是用雙手抓住桌緣,想要起身。



「我快不行了,求求你放開我┅」



主任於是放下她的雙腿,但當她翻過來要起身時,主任一看到她那雪白肥大的粉臀高高地翹起來,又忍不住的握著自己的大雞巴,猛然地插進那一張一合的洞口,這一下插得是又深又狠,陳小姐被插的唉唷哎唷地呻吟著┅



這時門外的彬彬看到這一場活春宮,他褲管中的大雞巴不禁也硬了起來, 在小小的褲子中實在難受,於是他便將它從褲子中掏了出來,握在手中玩弄著,伴隨著門內主任的抽插頻率而上下套弄著。



門里噗吃噗吃的抽插聲,越來越響,也越來越快,陳小姐被主任抽插著已無法控制自己,臀部猛然地一陣上挺,花心緊緊地咬住大龜頭,一股滾熱的濃液直衝而出,燙得主任猛地一陣顫抖,陽具也猛挺,抖了幾下,龜頭一癢,腰背一挺,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力射入陳小姐的花心。



陳小姐抱緊主任,陰戶上挺,承受了他所噴射出來的精液及所給予她的快感。



門外的彬彬看到這 ,不斷套弄的雙手動作也開始加快,終於在一陣抖動下,蟄伏已久的陽精開始狂射而出,像狂風般地落在窗上。



「誰!是誰在偷看。」



落雨聲驚動了門內的主任。彬彬還來不及穿好褲子,就急急忙忙的拉著褲帶衝下樓梯,深怕被主任發現!







--------------------------------------------------------------------------------



國文老師王素珍雖然已經快四十歲了,但從外表看來卻仍像二十來歲,現在仍是單身。



單身的原因不是由於她長得不夠好看,相反的在學生私下的談論中她甚至比校內公認的校花還要漂亮,身材也是數一數二的。



她之所以單身主要是過於內向,甚至心 所喜歡的男孩子邀約也不敢答應,就這樣一年拖過一年,以致於一直都沒有結婚。這天由於早上第一節有A系學生的課,她七點半就到A系的系館了,似乎早了些,於是就想到三樓的休息室去看看報紙,在要走到二樓的樓梯時,突然有一個人從樓梯上匆忙的衝了下來,她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撞倒在地上了。



「哎唷!好痛!」



王老師叫道彬彬直到跌到地上才發現他所撞倒的竟然是曾經在大一教過他國文的王老師。他一直都滿欣賞老師的,那段期間他在打搶時都是以王老師作為所幻想的對象,甚至有好幾次她在台上講課時,他在底下偷偷地玩弄著他那巨大的陽具,有一次還差點被旁邊來旁聽的外系女生看到,然而這種怕被發現的心情卻更增添他打搶時的快感....想著想著,他下體不禁又熱了起來。



國文老師掙紮的從地上爬起,卻發現她碰到一根異物,熱熱黏黏的,定睛一看。竟然是男人的陽具,又粗又長,又硬又翹,真像條大號香蕉一樣。



她正想大聲尖叫時,卻發現嘴巴被人用手嗚住,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別叫!」



彬彬在她耳邊低聲的說道他深怕主任會馬上追了上來,於是 著國文老師的嘴,拉著她走到二樓的一般教室中,將門拴上。國文老師這時才看清楚這人的臉,原來是她曾經教過的學生,連忙問道:「你做什麽,為什麽褲子...」



彬彬不等她問完,就用唇封住了她的嘴,因為主任這時正在二樓探頭查看著。



「嗚..嗚.....」



國文老師掙紮著,用手槌打著彬彬的胸部,然而卻一點用也沒有,彬彬的唇仍緊緊地貼著她的嘴入她的嘴 。老師扭擺著扭著腰,想要逃脫彬彬的強吻。



然而這卻更激起了彬彬的性欲,他的手開始自由活動,慢慢地享受,慢慢地拉開老師的上衣,將手伸了進去,手指開始在那碩大、滑軟的乳房上輕輕地移動著。



國文老師從來沒有被男這樣吻過、摸過,剛開始她極力地反抗著,但漸漸地,她感覺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逐漸地從體內燃起。



彬彬乘老師的態度軟化時,強行將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地剝下。



很快地,國文老師就完全地裸露在彬彬面前。



彬彬張大了兩眼看得發呆,心 想著:「哇!真想不到老師都已經是快四十的女人了,身材還是那麽的「棒」美豔絕倫的粉臉,白里透紅,微翹的紅唇似櫻桃,肌膚潔白細嫩賽霜雪,乳房肥大 滿好似高峰,乳頭紫紅碩大有如葡萄,烏黑陰毛好比叢林,臀大肉厚像似大鼓。



老師身上散發出的一陣體香,使彬彬看得神魂顛倒,欲火如焚,再也無法忍受,於是雙手抱起老師的嬌軀,放在桌上,如餓虎撲羊似的壓了上去,狂猛地親吻著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膚。



老師被吻得全身癢酥酥的,雙手情不自禁地抓著彬彬,嬌喘的說:「不要這樣...啊...不要....」



「老師!你的胴體好美啊!尤其是這兩粒大奶頭,我想要把它吃下去!」



於是彬彬含著老師的一粒大奶頭又吸又吮又咬的,一邊則用手揉捏著另一粒奶頭。



老師整個人被他揉吮得快要瘋狂了,她從來沒有這種感覺過,只好全身攤在彬彬身上任他玩弄。



彬彬揉吻吸吮過老師的雙乳一陣後後,把她的雙腿拉到床邊分開,蹲下來仔細地觀賞老師的小穴,只見兩片肥厚紫紅的大陰唇上面生滿寸餘長的陰毛,用手指撥開兩片大陰唇一看,粉紅的陰核,一張一合的在蠕動,淫水潺潺地流了出來,溫溫地閃著晶瑩的光彩,美豔極了。



於是彬彬伏在老師的雙腿中間,含住她那粒似花生般的陰蒂,用雙唇去擠壓、吸吮,再用舌頭舔,用牙齒輕咬地逗弄著它。老師被彬彬舔弄得全身灘軟、魂兒飄飄,渾身都在打顫,她從來沒有接觸過男人的愛撫,那里經得起如此的挑逗。



「噢....啊....別...別這麽..舔....不要了....」



彬彬舔著舔著,終於也忍不住了便將自己已褪下半身的褲子完全地褪下!



他用手握著自己裸露出來的那根棒子 那根粗大肥壯的陽具,彬彬很有自信地用手搓著自己那支堅挺無比的陽具使得它愈來愈大。



老師的身體不禁往後退,她想著那粗大的東西居然是要插入女性身體里面的。



天啊!多可怕!她極力想逃開,但彬彬卻一步步地進逼,終於還是被抓住了雙腿.....



「不要啊!哎呀...噢....」



突然間一種無法言寓的痛苦,侵襲了她的全身,一支火熱的棒子,從她的肉膜裂開的部份,切刺了進去,這是她全身真是苦不堪言,彬彬在她的體內一直用力地動著,這第一次的痛苦,真是難以忍受。然而漸漸的...痛苦遠離了老師。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陣快樂的電波,圍繞著她的全身,彬彬在她那狹小的細縫中搖來搖去,老師也感覺到體內有彬彬的陰莖在轉動著,那是一種很痛快的感覺,她心中越來越激動,漸漸地沈溺在這種原始的男女關系。



彬彬在大學時代的幻想終於成真,他終於將自己巨大的陽具插入老師的體內了,他現在可以任由老師為他呻吟、呢喃、尖叫。那時,在台上念著七月、人子等課文的高貴國文老師終於躺在他身下任他奸淫了,想到這,他那巨大的肉柱又加快了在老師的體內抽插的速度!



「老師,奶好好的享受吧...好好地迎接我的這枝巨棒吧....」



彬彬在老師耳邊說道他那膨脹的肉柱在里面來來往往地運動著,在肉壁間搓摩著。



發出了一種像肉唇擦動著蜜汁,出出入入的滋滋聲響!



「喔...不要了...我不能..和學生....啊....不....」



老師嘴這麽說然而她動作也開始猛烈起來了,她不斷地抬起身子來迎接巨棒,讓彬彬的陽具能更深入身體,她的腰也往上挺動著去迎合著彬彬的抽插動作。



彬彬的鼻息吐出的熱氣愈來愈快了,發出來的聲音也夾雜著歡喜的浪叫聲。



「我要...噢...射了...哼....」



在彬彬發出聲音的同時,肉棒的前端噴射出滾燙的精液,直直地射入了老師的花心!



「啊....」



此時,老師的全身有一種四分五裂的癱瘓感,十分快樂,像是恍恍惚惚地作了一個夢的感覺!然而想到她那維持了那麽久的處子之身竟然給學生破了,不禁也掩著臉開始低泣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