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家中就我一個男人1-9
家中就我一個男人1-9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1)妹妹篇



我叫吳道昌,一家四口,除了爸媽之外還有一個小我五歲的妹妹,今年我十

八。媽媽是在家做全職的家庭主婦,爸爸則是做生意的大忙人,一年到頭在外忙

碌,一個月不見得回家一次,這讓我覺得媽媽有種深閨怨婦的氣質,而且越發的

濃郁。原因是媽媽實在是美的造孽,而且還有著迷死人不償命的魔鬼身材,不說

她那一米七八的身高,一雙修長的美腿,穿上絲襪配上高跟鞋,看得我每次都能

興奮半天,連胸部都是F罩杯的巨乳,還特別喜歡穿那種短短的緊身體恤,整件

衣服都有種擠爆掉的感覺,每次看到它們一晃一晃的,我的老二都會硬到不行。



而我妹妹呢,現在還有上初一,可儼然已是一個小美人胚子,很明顯是繼承

了我媽那優良的基因,而且現在的小女生都很早熟,我妹妹吳道鈺也有傲視同齡

人的C- cup,聽說在學校有著巨乳校花的美稱。而且這個妹妹從小都很粘我,

每天晚上都纏著我抱她睡覺,直到去年才被我媽媽叫去談了老半天的話,最後不

甘願地和我『分居』了。



「哥,今晚來教我做功課吧,我有好多東西上課聽不懂。」吃晚飯的時候妹

妹對坐在對面的我用撒嬌的語氣說到。「我今晚有事,別鬧。」



雖然我已經考完高考,在等成績了,可是還是懶得浪費腦細胞。「你能有什

麼事,不就是躲在房裡看色情的東西嘛。」按照慣例穿著爆乳緊身衣的媽媽莊艷

開口了,說完自己臉也紅了。原來有一次我在房裡看亂倫小說的時候忘記鎖門,

媽媽正好推門而入,還好那時我是把手伸進褲子裡打飛機,而不是把整個大鳥拿

出來,不然更是尷尬。自那次以後我能感覺我們母子的關係產生一點微妙的變化。



「好吧,好吧。」媽媽祭出了殺手鑭,我只能認栽。飯後,我隨妹妹進入她

的房間,因為現在是大熱天,妹妹在家僅著一天熱酷,一件背心,雖然年齡有點

偏小,不過卻別有一番滋味,特別是我在看過一些幼女的色文之後。啪!暗地裡

給我自己一巴掌,你在想什麼,她可是你親妹妹啊。



「哥,來吧!」看著妹妹爬上床時對自己說了這麼一句,我的老二不自覺地

猛跳了一些,可恥地硬了,妹妹顯然是看到了,臉刷的紅了。



「我是想在床上做功課會舒服一點。」說著妹妹紅著臉拿出幾本書。



我更是有點無地自容,也爬上床假意翻看一本數學書,可是聞著從妹妹身上

散發的處子幽香,又有點想入非非。好不容易熬過兩小時,妹妹也收工了,「哥,

要不今晚我們一起在這睡吧?反正床夠大。」「不行,媽媽不是說了,你已經是

大姑娘了。」「不嘛,哥,你難道就不想人家。」說著還好一對巨乳夾了過來。



被她這麼一誘惑,我就什麼立場都沒有了,讓妹妹先去房間的浴室洗澡,我

回去拿下褲子,順便也沖涼一下。五分鐘後我穿著短褲再次來到妹妹的房裡時,

發現床上的被子已經鼓鼓的了,顯然是妹妹已經好了,熄掉燈,打開被子的一角,

躺了進入。馬上就有一具滾燙的嬌軀送了過來,我下意識地抱住了,從手感和觸

感來看道鈺她,她居然沒穿衣褲,只有內褲和一件胸罩。



只是一瞬間,我的老二就頂在妹妹的小腹上了。接著妹妹的手在被子下摸索

了一陣,抓住我的手,帶著它摸向自己的一對大奶,嘴上還說到:「哥,你說我

的奶子大嗎?」



「鈺…鈺兒,你在幹嘛!」我的手已經碰到妹妹的奶罩了,這使得我說起話

來都有點磕磕絆絆的了。



「哥--人家先問你的嘛。」妹妹一聽就不幹了,火熱的酮體在我懷裡扭動

起來。這一扭不要緊,我的老二更是暴漲,不甘寂寞地頂著妹妹平滑的小腹跳了

兩下,「大,很大。」



絲--,我的老二被妹妹那柔軟無骨的小手握住,感覺美極了。「哥的大雞

巴不老實喔。」聽著妹妹俏皮地淫聲淫雨,我再也受不了了,近乎粗暴地把妹妹

的奶罩往上一推,兩隻大手抓向妹妹的一對奶子,一隻手使勁揉捏,一隻手夾住

粉嫩卻早已堅挺的乳頭,左右揉搓。



「啊!」妹妹在我的突然襲擊也慌了神,老大一會才做出回應,握住我老二

的手開始上下活動,另一隻手也往下伸,開始輕輕地把玩我的睪丸。



「啊…鈺兒,你這是跟誰學的?怎麼好像很熟練的。」我已經不自覺地開始

呻吟了。「啊!」原來是妹妹聽到我這麼說很不滿地抓了一下我的小弟弟。



「以後不準你這麼想,哥哥是我服侍的第一個男人,也是唯一一個。這些是

我在樓下租的片子裡學的,怎麼樣,鈺兒的悟性不錯吧?」



「是是是,我的好妹妹,你學了什麼?」說完我便低頭咬住妹妹的一隻乳頭,

一會用牙齒小力的撕扯,一會用舌頭舔弄。妹妹渾身一震,如遭雷擊,身下的小

手卻越加快速地套弄起來,「哥,好爽,我下面已經濕透了,啊…不要停…啊」



聽到妹妹這近似鼓勵的嬌喘,我的手也向下活動了,慢慢遊向少女的處女禁

地,妹妹的陰戶陰毛還十分稀疏,甚至連陰唇也沒打開,整個下體就如同一個開

了縫的饅頭,兩隻手微微分開陰唇,把右手食指緩緩地插了進入。「唔…好緊!」



手指剛一進妹妹的陰道,我就能感覺到肉壁上的褶皺想我擠壓過來,不一會

就到頭了,一層血肉薄膜阻擋住我的去路,處女膜!一想到妹妹為我保留的初子

之身,興奮與罪惡感同期而至,恨不得馬上操槍上馬,破掉那層隔膜。想到這手

指不自覺地扣動了一下。



「啊…哥,來吧!我不行了,啊…」看樣子現在我要是再不上,妹妹就該恨

我一輩子了。三兩下扒掉自己短褲,順便把妹妹的蕾絲內褲扯到膝蓋,妹妹很配

合地抽出一隻腳讓內褲掛在一邊腳上,顯得極其淫蕩,這時候被子早就遮不住我

們的淫態了。



妹妹仰著頭,一絲不掛,不,是只掛一絲,而且媚眼如絲地盯著我,我兩隻

手擡起妹妹的腿,挺著一桿大槍跪坐在妹妹的陰戶錢,隨時準備衝鋒陷陣。



「鈺兒,你真的想清楚了嗎?我可是你哥哥呀!」



「真是的,哥都到了這個地步還問這種問題。鈺兒的心裡只有你,一輩子只

伺候哥的大雞巴。」聽著妹妹既淫蕩又讓人感動的話,我也不再多想,要一挺,

我那讓深閨怨婦看一眼就必定淫水直流的大龜頭頂在了妹妹的陰唇上,



「剛開始可能會有點疼,特別是你還這麼小--」



「知道啦哥,你可真囉嗦啊,你快來吧!」說完還不忘飛了一個媚眼過來。



「好吧小妖精,讓你知道哥哥的厲害!」我猛的一捅,整個龜頭加上半根陰

莖就進了處女穴,不顧妹妹疼痛的叫喊,開始深入淺出地征伐。



「卟滋--卟滋」



「啊……啊……好棒……哦……我不行了……嗯嗯……」



淫蕩的進出聲混雜著妹妹同樣淫蕩的叫床聲,還有我那粗壯的喘息,交織成

一曲美妙的樂章,儘管這樂章有點淫穢。



十分鐘過去了,我依然保持同樣姿勢,同樣速度,可是妹妹以後洩身兩次了,

她小屁股下面的床單已經濕的不能再濕了。



「妹妹,怎麼樣,哥哥還行吧?沒有讓你失望吧,哈哈!」可惜妹妹已經只

剩下喘息的力氣了,少女的初夜哪容得我這般征伐。可是我還是沒有罷手的傾向,

我想讓妹妹擁有一個難忘的初夜,「卜」的一聲拔出陰莖,拍了拍妹妹白嫩的屁

股。



「轉過去,把屁股翹起來,對,翹高點。」顯然研究過愛情動作片的妹妹對

這個姿勢並不陌生,膝蓋支撐著身體,臉緊貼著枕頭把小屁股翹了起來,兩瓣白

玉饅頭似得屁股微微分開,露出周圍長著絨毛的屁眼,和下面還在滴水的私處。



屁眼的顏色不是很深,很乾淨,一圈深深的褶皺像極了菊花,低頭聞了聞,

腥味淡,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菊花一陣收縮,連帶著下面的陰戶也是緊了一下,

看來屁眼是妹妹的敏感帶啊,值得開發,但不是今天。繼而放下屁眼,轉戰到下

面水淋淋的少女私處,同樣伸出舌頭一舔,妹妹渾身一顫,真是敏感啊,不愧是

幼女。



沒想過就這麼放過她,又舔弄了幾下,把整個嘴巴都貼了上去,吮吸了幾口

淫水,含在嘴裡。起身舉起肉棒以這狗爬的後進式插了進去,這一下整根陰莖直

接沒根而入,「啊……」高亢的呻吟從妹妹嘴裡發出,可是馬上又把頭埋進枕頭,

顯然是擔心家中的媽媽聽到。



「啪--啪--」這次不再是深入淺出,而是整下整下地大砍大伐,肚子與

屁股碰撞出淫蕩的火花。



「啊……操我……哥……使勁地操我啊……啊……對……老公……哦……」

妹妹已經開始有點語無倫次了。



放開扶住妹妹屁股的手,轉而拉住妹妹的雙手,十指相扣把妹妹拉了起來,

讓妹妹轉過頭來,一口吻了下去,把口中的陰液度了過去,分開時還拉扯出一絲

淫穢的絲線,妹妹也是極其配合地一口吞下,還舔了舔嘴唇似乎意猶未盡。



這時我也發動最後的衝刺了,使勁地抽插了一百來下,在妹妹一聲高亢的呻

吟中一瀉如注。滾燙的精液射入妹妹的子宮,一波接一波,妹妹被打的渾身戰慄,

在第二波的時候也洩身了,精液混著淫水,一種淫靡的氣息充滿了整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