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生被熟女诱姦记
小生被熟女诱姦记

现在俺是老生,当初可是小镇上有名滴英俊小生哪。一米七几的个头,眉清
目秀,健硕白净,言谈举止透出儒雅风度。——嘿嘿,可真不是吹滴。在学校小
女生们看俺滴眼神都是仰慕而不可近,俺书生意气,指点江山,大有鹤立鸡群的
势头:)
可是,皆因出身寒门,全无背景,毕业后分到一家纺织单位做学徒。刚进车
间,就发现女工多,男工少,象俺这般的靓仔简直找不到。何以为凭?从那些女
工看俺滴眼神就知道,一个个馋虫似的,有事沒事都凑着俺身边,说话一定要带
手势,手势一定要够碰到俺身上。那时候俺还年轻啊,哪受得了,所以一直躲闪
着。
但有一个叫阿敏的女工却从来沒与俺多说一句话,更別说来碰俺了。她三十
五、六的样子,虽然说不上俊俏,眉梢眼角却是盡显妩媚,尤其是她那同样白净
的肌肤与起伏有致的身材,让俺暗中产生些许好感。她虽然从不与俺有多馀的接
触,却也是个天生的乐天派,工馀之间与男女同事们嘻笑打鬧也是常有的事。
看官们也许知道,那个年代纺织单位工馀打鬧是很正常甚至是很频繁的,战
斗激烈时,那可真是男女混战,搅成一团。也说不上是男的想揩油,还是女的找
刺激,脱衣服拉裤子摸来摸去的战况隔三差五就能见到。俺不好意思参战,却也
少不了欣赏过程。
意外发生在一次战后……
他们战斗中吱吱喳喳,不知怎的扯到了俺,只听阿敏啊道:「小华子还是小
屁孩,他懂个什么!」有人说:「你怎么知道?」阿敏尖笑着说:「不信,你们
问他女人有几个洞洞。」当时听了这话,俺顿时面红耳赤,走过去就朝她屁股打
了一记,只听一声惨叫:「啊!~~」
当时他们的群战立马停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纷纷问阿敏怎么了,但见阿
敏什么也不说,本来白晰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一双媚眼看了我好一会。我好像做
了什么错事,也红着脸,因为我从沒碰过她们啊,更別说打女人的屁股了。当时
心里很委屈,心想,你们一整天吵着玩也沒事,俺一碰就这么叫!于是,俺转身
走进了更衣室……
外面的战斗也散场了,男的女的也分別走进更衣室。只见阿敏走过来,又盯
住我看了一眼,张嘴想说什么,又环顾四周,止住了话,回了女室。虽然只是瞬
间,俺知道阿敏肯定有话对俺说也不好说,可她究竟想说什么呢?俺打她,是她
先惹俺嘛,也许,不该打她的屁股?咳,打也打了,管它呢!
此后过了多日,车间照样工作之馀热热鬧鬧,俺也渐渐把那天的事情淡忘了。
只是,每次阿敏见到我的时候,眼神再也不与从前一样,总是要在我脸上停留片
刻。
小镇的夜,总是很宁静。
阿敏家与我家其实隔得并不远,算不得近邻也算远邻吧。我母亲过世较早,
父亲出差在外,晚上除了偶尔与几个知心朋友相聚,大多是一个人在家读书习字。
那个初夏的夜晚,凉风习习,我随便吃了点,匆匆冲过澡,就又如往常一样
坐于灯下。一会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我问:「谁啊?」
「开门!」
一听这声音,我吓了一跳,这不是阿敏么?她怎么来了?
「开门啊!在做啥不开门?」语气直爽,身旁还有嘻嘻的笑声。我开门一看,
果然是阿敏,身边还带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我知道是她女儿,赶忙将她母女
俩迎了进来。
「做啥不开门?怕我吃了你?」阿敏好像天生与俺熟悉得如同姐弟一般,急
急地走了进来,一只手拉着女儿,另一手却拿了一个小盒。「喏,给你带了些馄
饨,知道你喜欢。」
我还沒习惯她这么热络,吱唔着:「我……我吃过晚饭了。」
「嗨!小青年胃口大,多吃点,尝尝我的手艺,小妹,快叫你哥哥吃。」
小妹妹很乖巧地说:「哥哥吃吧,我妈妈做的馄饨可好吃了。我吃了好多好
多,你看我的肚皮。」说着真的撩起了小肚皮,果然是鼓鼓的,我和阿敏都有些
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气氛好多了,我也有了胃口,就不客气吃了起来,只是边吃边心里在做文章,
这不会是鸿门宴吧?我与阿敏平时也沒多交往,上次又打了她的屁股,今天来这
里有什么名堂呢?该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果不其然,吃了一半,阿敏就开口了:「小华子,馄饨好吃吧?」
俺满口东西,嗯嗯地答应着。
「你说,阿敏我为啥要给你送馄饨吃啊?」她慢条斯理地问。
这下可把俺噎着了!我擡起头,鼓着嘴巴,呆呆地看着她,也许她被我的傻
样逗乐了,顿时哈哈哈哈地笑个不停。天热啊,身上穿的衣物少,阿敏你这样笑,
浑身抖动着,胸前那一对鼓鼓的东西在我眼前上下乱晃,吃不消哇!
也许她发现自己身体的抖动,用双手支住了胸部,哪知她只穿了短袖碎花衬
衣,那双玉嫩的双手支起丰硕的胸部,反而更鼓了。她仍在笑,我却呆着了,看
着眼前的景物,一口呛了出来。
「啊呀,別急嘛,慢慢吃慢慢吃,沒人跟你抢。」阿敏走过来拍着我的后背,
一阵淡淡的清香袭来。
我止住失态,喝了点汤,让自己平静下来。小妹妹在一旁看着也笑了:「哥
哥真好玩,吃馄饨沒我会吃。」
「你妈妈做得太好吃了,所以……」我连忙掩饰自己。
阿敏一听非常受用,开心地说:「就是,不是吹,我做的馄饨,就是比外面
店里的好,是吧?」
我点着头:「是啊,真鲜!」
我吃着馀下的馄饨,感觉到阿敏放在我背上的手始终沒有离开,温温的,柔
柔的在轻抚,舒服极了。
吃完馄饨,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阿敏要骂要打就随她了,谁让俺打了她
的屁股。阿敏却是只与我聊天,问我父亲不在家,一个人怎么过啊什么的。
不一会,阿敏母亲找我家。阿敏因丈夫在外地工作,让小妹妹跟她外婆先回
去睡觉,说自己还有事情跟我说。
剩下我与阿敏两人,有了短暂的安静。我像做错事的孩子,嗫嚅着说:「那
天……,我不是故意的……」阿敏一下用手合着我的嘴,又叫了一声:「啊哟,
看你嘴上的油!」说着又嘻嘻地笑了起来。
我说:「你別笑了,你一笑就……」
「怎么了?我笑关你什么事啊,怎么就不能笑了?」
「你笑着就……」
「笑就怎么啦?」
我不敢再吱声,更不敢说她一笑那玩意儿就抖。
阿敏也不笑了,脸上一本正经地说:「小华子,你老实说,那天你……」
我知道今天逃不过一劫,赶紧抢过话头:「我跟你说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再说……你们不是也经常……」
「知道你打我哪了?」阿敏竖起了眉头。
我毕竟有点害羞,轻轻地说:「不就是……打了一下……屁股嘛」
沒想到阿敏又暴发出一阵大笑,那是站起来转着圈的大笑,上气不接下气的
大笑,花枝乱颤的大笑。我也「嘿嘿」地跟着傻笑。
她一会又正经地说:「你想想,你真的打我哪了?好好想想。」
「……真的是屁股,也许……我不应该……」。
「当时我正躬着身子是不是?」
我想了一下,她正好弯着身子与其他女工按着一个男的,屁股向上撅着。
「……好像是。」
「好像是?你知道女人哪地方最碰不得?」阿敏追问着,语气却比刚才轻了
许多。
「我……」我不知怎么回答,「我只记得就是拍了一下你的屁股嘛」。
「你!……还不承认……」我看到阿敏似乎有点气急,饱鼓鼓的胸脯起伏越
来越大,我被她那样子嚥了嚥口水。
「小华子,你不承认也行……你让我……照那天的样子打一记试试?」我分
明看到阿敏的眼中晶亮晶亮的,白晰的脸蛋飞满红晕。
我有点魂不守舍,心跳不已,也不知道她真是想报仇还是想捉弄我。「打就
打!」我一个男的怕一个女的?反正她打不疼我。于是我转过身,也像那天一样
撅起屁股。
也许有几秒钟的寂静,不知阿敏在做什么,只听到一阵轻微的喘息声。「真
打啦?」
「打吧,重点好了……」。
「啪!……」
——天啊!我差点晕了过去!我还是处男啊,我也有慾望啊,从来沒有女人
碰过我的身体啊!刚才眼前晃动的美乳已经让我不知所以,阿敏这一记屁股,虽
然打得轻轻的,却是着实打在了我命根的蛋蛋上啊!本来已经有了些许反应的阳
具,被她这么一碰,立马就茁壮成长了!
我连忙站起身,却发现下面顶得太那个,就侧着身,怕被阿敏看到了鬧笑话。
我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敏柔软的手搭着我的肩膀,轻轻地扳过我:「小华……是不是这样的?」
我转过身,一切就全暴露在她的面前。她一眼就瞥见了我的窘态:「啊……
大男孩……也有……」她沒往下说,只是一双充满热望的眼睛死死地看着我,一
对丰胸急切地上下起伏,令人消魂的嘴唇在嚅动着,身上的幽香迷得我无法克制,
只觉得下面越来越胀,很是难受。我好想一下揽住她,却又不敢碰她。只见阿敏
轻轻地靠向我,红润的嘴唇贴向我的耳际:「你现在知道了吧,那天……你也是
这样碰我的……」。
她沒说「打」,也沒说「拍」,用了一个「碰」字,多么的巧妙,多么的让
人联想,多么的让人热血沸腾!
我转过头,不由分说就吻上了她的香唇,她沒有丝毫的犹豫,热辣的红唇贴
住了我那厚实的嘴唇。我感觉到,她的双手紧箍着我的背,柔软而丰满的胸脯早
已挤贴在我的胸膛上,她的下体,更是紧紧在顶在了我的阳具上。我的脑子如同
一片空白,女人的身体是如此让我消魂,让我激情难耐。
阿敏吻着我,嘤嘤有声,气吐如兰,眼色迷离。她的身体在微微的摆动,用
她美妙的乳房和诱人的下身摩挲着我的少男之躯:「呵,华,你咋那么硬啊……」
我有点语无伦次:「阿敏……你让我……」
她拉起我的手,缓缓地放到了她的乳房上。「啊……」两人同时轻吁一声。
我手中的乳房是那么柔软而丰腴,坚铤而充满弹性,真的让我爱不释手。于是我
抽出双手,左右抚摸她的美乳,嘴里不住的嚥着口水,一会我就胆大地伸进她的
碎花衬衣,里边是一件薄薄小棉乳罩。她轻轻一笑:「小笨蛋,不会解开啊。」
说着自己解开了衣扣和乳罩搭扣,一对洁白活蹦的丰乳瞬间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让我晕眩不已!
我如飢似渴地抚摸着她的丰乳,心头一阵阵似乎潮涌,我的阳具硬挺挺地顶
着她。但我也许沒经验,也许不够胆量,我的手,始终不敢去触摸她的下身。但
是!但是!但是!她的玉手,柔弱无骨的玉手,却向我年轻而刚劲的阳具伸来了!
我的天啊!我的阳具被阿敏捉住,还开始前后把玩着,套弄着……我突然大口喘
着,似乎来不及唿吸……
她磙烫的嘴唇也不住地喘息,呢喃着:「小华子,你好大,好硬啊……」
我已经被她弄得昏天黑地,整个人似乎不再属于自己,只觉得一股股情慾在
升腾、升腾,我开始吻住她的乳房,狠不得把这对美乳吞了下去。
阿敏像个完美的导师,又抓住了我的手,伸向她的私处。哦哦!!!女人的
私处!柔软丰硕的私处,这个神密的、曾经无数次想像的、曾经无数次渴望的私
处!
在我神魂颠倒的不经意间,阿敏已悄悄地卸掉了我的上衣,解开了我的裤带,
我快速地褪盡全部衣物,也帮她脱了精光,呈现在我面前的阿敏,周身白里透红,
凝脂般的肌肤细腻而透出情慾,成熟女性的充满诱惑的身体挑逗着我的神经末梢!
我们紧贴着,抚摸着,喘息着,双手都在对方的私密处繁忙着。她的阴部一片浅
浅的阴毛,已经沾湿了,柔滑的洞穴更是湿润无比。
阿敏就是阿敏!在彼此触摸的同时,她已经将我俩缓缓地拉向了床边:「小
华子,你洗过了沒?」
我点点头:「洗了。」「我也洗过了……想不想要我?」
我一下吻住她:「想!我就想要你,我受不了了!」说着一下推倒了她,全
身扑了上去。
「哎!別这么猴急嘛。」她一个翻身,倒压住了我,我身上盖着如此美妙而
丰腴的肉体,说不出的那种感觉。她吻着我的脸颊,我的眼睛,我的嘴唇。又吻
向我的颈脖,气息在我颈项流淌,似是一种催情气体让我不能克制,我的阳具恰
好顶着她的私处,好想插进去啊!可她又躬起身体,嘴唇开始向下游移,吻向我
的胸膛,我的小腹,我的……啊!我的阳具被一股热流包围了——她吻住了我的
青春的刚劲的挺直的阳具!我的心要炸开了,我的血要从身体里迸出来了,我的
灵魂要飞翔了……
她握着我的阳具,飢渴般地撸动着,时而用极其柔软的舌头舔着阳具,时而
用热辣的嘴将我阳具全部吞进上下套弄,一只玉手不停在在我的小蛋蛋上轻柔地
抚摸。我只觉得一股股热流涌向我的阳具,唿吸急促得要窒息一般,那种舒畅消
魂的感觉让我不知自己在天堂还是在人间!我大喊着:「阿敏!阿敏……」
「华,宝贝!我来了……」阿敏蹲坐在我身上,分开玉腿,握着我的阳具放
在她的私处……
这一刻!我的年轻的强壮的热得发烫的阳具,如同出征的将士,如同待发的
火箭——却是顶在了那么柔软、那么湿润、那么美妙、那么神秘的森林般的洞口,
它召唤着我,向前!向前!向前——进!!!!
「啊!……」我与阿敏同时忘情地叫了起来。我的阳具被她的美穴紧紧地包
裹着,温热而柔润的包围,阳具与血管、与神经、与我的一切全部被包围!
阿敏开始缓缓地上下动作着洁白的身体,越来越快,一对双乳在舞动,两颗
红樱桃在跳跃,下身那种被抽动的感觉似乎在抽动着我的灵魂,全所未有的舒畅
感觉让我知道,我是一个男人,一个最最强壮最最幸福的男人!我挺向阿敏的美
穴,双手握着阿敏的丰乳,两人相互迎合着,「啪啪」声成为世上最美的音乐。
阿敏脸色已经通红,一双美目不再睁开,盡情地享受着性爱的愉悦,红润的嘴唇
张开着,雪白的牙齿不时咬紧又松开。一会,她就忍不住喊叫着:「华子!宝贝
……哦哦……宝贝……啊……啊……」
我也是激情无以克制,盡情地喊着:「阿敏!阿敏……噢……」
「华……啊!小宝贝……你好棒啊,好棒啊……啊……你真的好棒啊……华,
啊……太舒服了……你舒服吗?」
我已经不会任何表达了:「阿敏……啊啊…………」
我虽然不谙性事,但我知道,只有把阿敏压在身下,我才是真男人!于是,
我抱住阿敏,一翻身就将她压在身下,阿敏也是灵巧地配合着我:「快……进来
……啊啊……华子……啊……你太棒了,我要……啊啊……我要死了……啊啊啊
……我真的要死了……」
此刻的我,像一头咆哮的雄狮,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更像一支冲锋陷阵的英
雄部队,向身下的阿敏冲锋!冲锋!大汗淋漓的阿敏小腹收紧,下身挺起,迎合
着我的勐烈的冲击,她的洁白的乳房在晃动,她的散乱的秀髮在飘舞,她的修长
的美腿紧紧箍住我的臀部,她的浸满汗水的玉手抓紧着我的胳膊,狠不得要将我
拉进她的全部身体。我盡情地在阿敏身上纵横驰骋,阿敏「呜呜……」地叫,再
也说不出话,紧闭双眼的头在疯狂摇摆。我时而挺直地抽插,时而附下身去吻住
香唇,阿敏回吻着,舌头相互搅动着。
突然,阿敏像疯了一样擡起身子,双手用力地抱住了我,她的美穴急促地顶
着我,嘴里含煳不清地叫着:「呜呜……华子!华子……呜呜呜……华子啊……
啊啊……华……」
我的阳具此时也已磙烫,腹内热血奔涌,美妙无比的阿敏在我身下攫取了我
所有的能量,我感到我的阳具在抽插的同时,在跳动,在颤抖,我的所有神经已
经集中到我与阿敏的交匯之处,我已经再也无法控制,在一阵勐烈的抽插后,我
用盡全力,勐地顶向阿敏,阳具一阵激烈的抖动,只觉我处男精华化作利剑射向
她花心的深处:「啊!!!……」
「啊!!!……」阿敏此刻也已欲仙欲死,疯狂地挺住我的阳具,海浪般地
起伏,直到两人精盡人亡般的同时瘫下……
…………
大约有两三分钟的时间,我和阿敏都处于昏迷不醒般的状态,我们仍然沈浸
在巨大的快感中,保持着刚才交合时的体位。细看阿敏,脸色潮红,眼色迷离,
晶莹的汗珠密佈在性爱后的肌肤。过了片刻,阿敏摇了摇头,抱住我的身体翻了
上来,一对丰乳压住我结实的胸膛,红润性感的嘴唇盖上我的嘴,一下一下的轻
吻着:「华子……想不到你那么强……我差点……被你搞死了……」。
我抚摸着阿敏细腻而潮湿的嵴背说:「我也……被你搞死了……」
「坏蛋!嘻嘻……你舒不舒服?」
「嗯……」
「你小傢伙这么厉害,以前碰过女孩子吧?」
我急急地抗辩:「我……沒……」
「嘻嘻……別急,姐逗你玩。你看你小弟弟又起来了」
我真的感觉仍留在她美穴里的阳具又胀大了。阿敏缓缓地前后运动着,我又
被下身的刺激紧紧包围,抓住阿敏的身体又想投入战斗,却被阿敏止住了:「別,
华子……你还年轻,又第一次做,別累坏了,让阿姐这样揉着你的小宝贝,也很
舒服的。」
我真是有点累,被她这样轻柔的迎送真的有说不出的舒服。
不一会,阿敏抽身起来,说:「今天累着我小弟弟了,你早些睡啊。」说完,
又送我一个长长的吻,我分明看到阿敏的眼睛有些湿润,一滴清泪似乎就要流下
来。
「你怎么了?你不开心?」
「小傻瓜,姐这是高兴……」她又深深地吻着我。随后两人起来收拾残局,
完了阿敏就告辞回家了。
我还沈浸在刚才的性爱中,回想起刚才的一点一滴,阿敏让我完成了从处男
到男人的美妙过程,想着想着,我不禁在心里依恋起她的身体。我知道,阿敏今
天一定是很开心,很享受,她一定还会来,一定会!
果然,第二天晚饭后阿敏又来了,是独自一人来的,我们做了两次,疯狂到
极致!过后阿敏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她精心安排的。自从被我打到屁股(其实却
是碰到她极敏感的花心处),她当时又恼又急,以为我故意吃她豆腐,一直想对
付我。后来看到我真的是很文雅,不像是坏男孩,长得又是阳光帅气,由恨生爱,
加之她男人长年不在家,独守空房的滋味不好受,所以设计了诱姦我……
甚至,她告诉我,她母亲也是她的帮凶,第一天阿敏带女儿来我家,也是说
好让她母亲到时候来接小孩回去,留下机会让我们……
阿敏!阿敏!我生命中第一个女人,一个比我大十多岁却让我成长,让我懂
得并体味到性爱的极致欢娱的女人!
我一直沒有忘掉她,虽然之后离开了小镇,但每次回去仍然会去看她,做我
们该做的事,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