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奴被捆绑——1
女奴被捆绑——1

由于社会上过度的腐败和无能,人们已经不能承受所受的压力,社会文明越
来越有被另一种价值观念、另一种道德观念、另一种思维所替代。

  这种替代品的基础是女奴-----用来为他人制造欢乐的女人。

  那个酒馆的角落里有几个妓女,她们戴着奴隶项圈、穿着高跟鞋,还穿着其
他的东西吗?上周她们还可能是其他妓女的老板,今天可能只是为了取悦那些需
要她们的男人或女人,绳子和锁链使她们可怜无助。

  那个漂亮的法国美女在门口迎接你,此时如果某个女人的男朋友朝这个方向
看了两眼,这可能就会招致这个女人的一顿脾气。她的存在只是为了取悦别人,
当然,对方的要求可能会是无理要求。

  (试想如果一个女奴穿着超短迷你裙和高根鞋被捆在旁边而无人帮助的话,
还有什么方法能比这更使女人可怜嘻嘻呢)

当然这里也是有法律的地方,但是在这个城市里的任何地方,奴役女人并不
是违法的事情。如果你认为这些法律是保护女人的话,那你就错了。法律是奴役
者指定的,女人还得受到奴役,只有奴役者能控制法律。

  在我们谈这些的时候,旁边就有一个可怜的女奴,正遭受着鞭子的抽打。一
会儿她就会很顺从的成为一个女奴的,只有在那些男主人或女主人摸到她身体非
常隐秘的地方时,她才会叫出声,毕竟,她只是为了取悦别人才存在的。


第一章


安德里亚.安德森认为自己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上个月她刚刚进
入阿克米整容学院,希望用两年的时间学习,以使女人看起来能美丽一些,最好
看上去只有实际年龄一半那样大。

  事情的发展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一次,她和一个女人聊天,后来发现她是这
所大学的校长。她说自己需要一个行政助理,希望安德森能试试,当然,也谈到
了金发美女,谈到了学校里的女发言人,并说安德森的美貌、性感使她非常适合
这个岗位的要求。

安德森并不知道这个工作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在这方面也没有经受过什么训
练,在她19年的日子里,她所作过的工作只有使自己更美丽。黛比.劳森,她的
老板,一直使她非常忙碌,尽管工作量不大,但是安德森知道,如果自己的经验
变的逐渐丰富的话,工作量也会随着变化的。

  “今天我们将会去拜访一个女人,她可能会使我们学校的辅助产业有所发展
的。”

  安德森并没有完全听懂老板话里的意思,她非常的诚实,往背后拢了拢长长
的金发,等待老板的解释。但老板没有说什么,安德森也没有在意什么。

“叫人把车开过来,我希望你一起去,这对你也是非常重要的经验。”

金发美女立即通知下去,然后她们在学校门口等车过来。尽管有一副优美的
身材,安德森仍然穿了一件黑色长裙,配上夹克上衣。只有女奴才暴露自己的身
体,安德森的穿着如普通的女人一样,实际上,她的身材如果按普通女人那样穿
衣实在是太浪费了。

几分钟后,车就过来了。让安德森吃惊的是,车不是用马拉的,而是16个美
女,4行4列。每个美女都留着很长的马尾辫,在屁股中间摇晃。她们戴着乳罩,
后面的带子与长筒袜相连。除了高跟鞋外,她们几乎是裸体的。

  安德森走在队伍的前面,前排每个马女都戴着眼罩,她们都不能向旁边看。
精致的马具使她们的头不能左右转动,她们只能向前看。后排的马女都戴着皮质
的眼罩,都看不见所走的方向。她们按指定的形式站好,两腿分开,昭示着任何
人都可以拥有她们的身体。

  安德森把玩着第一个马女的乳房,用手指轻轻捏着她的乳头,仅仅几秒钟的
时间,就达到了安德森希望的效果,马女的乳头慢慢硬了起来,快高潮的样子。

安德森对第二个马女进行着同样的把玩。尽管有口嚼物,第一个马女仍然发
出了小声的抗议,她希望安德森继续把玩她的身体,如果没有人利用她的身体,
她站成那样子还有什么用,她们只是女奴,别人需要什么对她们来说并不重要。

  当安德森刚开始把玩前排最后一个女奴的时候,黛比.劳森走了过来,后面
牵着一个拎包的女奴,尽管她需要一个钱包,但是由于有女奴愿意来为她拿包,
黛比是没有必要来麻烦自己了。

  跟在后面的女奴上身穿着一件传统的黑色法式女上衣,下身穿白色,带褶边
的短裙。这两件衣服可以立刻引起别人的注意,第一是因为它们太小了,裙子的
褶边前面只到丝袜的位置,后面到屁股底部,这样足可以吸引挑逗别人去猜想下
面是什么,而别人随时可以从后面看见她的屁股。最惹火的是她上衣的领圈,已
经低到了直接可以看见乳房的地步了。

尽管她穿了一件传统的法式上衣,但她的表情也只能是婊子,作为女奴,她
戴着一个皮质的背环,黛比把钱包栓在了上面。手上戴着皮质的手铐,她只能站
在原地不动。只要女奴存在,黛比就永远不用自己拿钱包了。

  黛比从女奴的背环上取下钱包,把绳索交给安德森,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眼
罩和假阴茎,并把它们一起递给安德森。

  “把她栓到那边去,用这些东西伺候她。”

安德森兴奋的跳了起来,她一直非常羡慕黛比,因为她有许多漂亮的女奴,
而这个是其中非常出色的一个。她用绳索把女奴牵到靠近校门的一堵石墙旁边,
在离地5英尺左右有一个铁环,安德森把绳索系在了铁环上。

  这个女奴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一停下来,她就把腿尽可能大的分开,安
德森舔舔她的嘴唇,象预期的一样,这个女奴变的非常兴奋。慢慢的,安德森
把假阴茎插入了女奴的身体,这时女奴的乳头非常的硬,乳房向外挺着,好象要
爆了一样。

下一步是那个眼罩,安德森走到女奴的身后,把眼罩给她戴好,女奴用手拿
着假阴茎,因为她知道,如果阴茎掉下来,她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这个女奴蓝眼金发,安德森知道她长的非常的漂亮,但却不知道自己和她有
什么相近的地方,她丝毫没有意识到,作为黛比的跟班,这个女奴只是自己的前
身。

当安德森完成这一切的时候,黛比坐到了马车上,并且示意金发美女坐到自
己身边。


(2)

她们只用了几分钟就到了目的地,这所大宅子离奴隶市场只有几个街区的距
离。

“这是什么地方,看起来象一座宫殿”,安德森问到。

“这是索非斯政使的家。”

“哦,那是亚马逊。”

  安德森以前经常听说过关于亚马逊女奴的事情,但却没有足够的勇气来问。

  (安德森当然不想把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上来,她有着长长的金发、美丽的面
貌、发育的无可挑剔的身材,她将是第一流的指挥女奴的人才,她相信黛比会好
好照顾自己的。

  她们并肩走进城里,安德森感到非常安全,因为她受到法律的保护。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下车时,安德森问到。

  “亚马逊人会分发一些东西,对我们化装品的销售可能会有很大帮助的。”

她说了一个这么显而易见的谎话,连她自己都不能确认安德森是否会相信。
黛比确信这个年轻女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

  玛琳娜象看其他女人一样看着黛比,她看人的唯一标准就是能带来什么样的
女奴,价格可以商量。这时,这个高个深皮肤的女人有生意要谈,只能把其他事
情先放下来。拥有这样的能力,她足以确保索非斯地区的女奴的来源。

  当黛比和亚马逊人低声交谈的时候,安德森睁着兰色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
黛比。她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见过这么多的女奴,同时在市场内外。有上百个女
奴在市场里,她不能说出每个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但是觉得自己认识其中的一两
个,她在想他们是否已经受到了亚马逊人的奴役,但马上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她
们还在城里,还受到法律的保护。

但是她的这些想法马上就被证明是错误的,一个亚马逊人拿着一个3英寸宽
的胶带往她的嘴上封,安德森想伸手推开这个人,但是自己的手被另外的人扳到
了背后,她感到有人用绳子在捆自己的手,并且她的头被蒙上一个白色的头巾。
这个白头巾有平常头巾两个那么厚,如果在头上蒙紧的话,安德森是什么也看不
见的。

几个看不见的手把她推到在地上,并且感觉到有人在捆绑她的肘部,并且双
手已被捆绑的结结实实。安德森扭动着挣扎,但是绳子还是从肘部穿过,系上了
结。现在,她已经成了可怜无助的女俘,两个手一点也不能移动。

但是还远远没有结束,安德森感到自己的身上继续被绳子捆绑,一圈绳子把
她的手臂和乳房捆在一起,随后又有几道绳子把她被捆的双手跟后背捆在一起。
安德森徒劳的前后扭动挣扎,当然她所做的一切都毫无用处。

  接下来她被面向下翻了过来,此时她才感觉到双腿也被捆绑。一道绳子捆在
脚踝上,另一道捆在小腿上。这时她感到捆在脚踝上的绳子和捆在胸部的绳子又
被紧了紧。

安德森仍然在用力挣扎,但亚马逊人捆绑的非常结实,毫无挣脱的可能性,
蠕动,扭动,她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她无谓的挣扎反而使捆绑她的人爆发出
笑声。她想请求他们放了自己,但是封嘴的胶带使她发不出任何声音。

  背后被人踢了一脚,使安德森再一次面朝下的跌倒,几秒种后,她停止了挣
扎,当她再次准备挣扎的时候,她感到她的脚被向上弯,她努力的想挣脱,但是
她仍然感觉到手脚被四马倒攒蹄的捆在了一起,已经没有丝毫逃脱的可能性了。

  “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怎样做这笔生意呢。”

“象现在这样,可以毫无疑问的说,我美容院里有很多漂亮的女生呢。”

  “那么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人等在这里,而你美容院里漂亮女生却很少能到这
儿来呢。”

“那是你们的问题,我知道你们在城里有一些女奴,但还远远没有达到你们
要求的数量,给我很少比例的利益,无论你们需要什么,我都提供。现在的主要
问题是你们不能在自己被发现前使那些女奴快速的从这个城市里消失,这方面,
我倒是可以帮忙。”

听到这话,这些亚马逊人马上来了兴趣,因为虽然他们有很多方法把女奴运
出城,但是不被发现的办法却是不多。

  “那应该怎么办呢。”

“其实很简单,如果你们把一个女奴运走,那她只不过是消失。并且如果没
有记录的话,也不会被查出什么线索的,但是如果是很多女奴一起失踪的话,那
可能会引起比较大的注意。”

  “在我的美容学院里有很多美丽的女人,她们从各个地方来,等到毕业后,又
会到各个地方就职。你们可以告诉我你们需要哪个,你们一旦抓住她,我会及时
的作出证明她们已经毕业,到其他地方工作了。这可以使追查的人到各个方向查
找,这样可以使追查者分散精力,最后一无所获而放弃,这肯定是个好办法。”


(3)


在他们讨论这个方案的时候,安德森仍然在挣扎,在地板上前后滚动,希望
能弄松绳子,从而能有机会逃脱。如果她真正成为一个女奴的话,尝试逃走会受
到非常严厉的惩罚,但由于她还没有完全的变成女奴,他们还可以容忍她现在的
行动,逃走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些捆绑她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并且他们还知道,
当这个金发美女知道这点的话,她会变的非常温顺的。

  “这位是首领。”

“你必须保证不泄露我们的任何秘密,”玛琳娜警告黛比,这也是目前情况
的权宜之计。实际上,他们并不信任黛比,不会告诉她自己的秘密的,这个高个
黑皮肤的女人是不会告诉任何人有价值的东西的。

  这些人开始筹划他们的计划,那个首领在一个酒馆前停了下来,在那里有许
多女奴需要运走,此时一切亚马逊人以外的人都被挡在了酒馆的外面。

这时一个亚马逊人用刀割断了把安德森手脚捆在一起的绳子,当她的双脚刚
刚落地,立刻有两个人过来拖住她的胳膊,另一个人过来牵住捆她手臂的绳子,
把她拖到了另外旁边。

安德森也进行了最后的反抗,但显然她什么也做不到,她仍然被捆绑的结结
实实,她也知道,如果那些人不放她走的话,她自己是不可能逃脱的。

两个亚马逊人迅速的跑了两步,走到了众人的前边,在首领的背后一个隐藏
的地方用特殊的钥匙打开了一个盖子,露出一个想地窖一样的洞口,两个人抓起
安德森塞了进去,安德森捆在一起的两个脚踢了两下,但毫无效果,两个人抓住
她的脚,把她推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的盖上了盖子。首领看见盖子和以前盖的
完全一样,脸上才露出了女性应该有的充满魅力的笑容。

“这就是你们怎么把她们运出城的办法了。”黛比对她们用这么简单的方式
感到非常的吃惊,她对这些亚马逊人没有什么了解,象这么简单的偷运女奴的方
法,她还是完全的没有想到。

  “这只是我们非常简单方式里的一种,这种方法用不着筹划。我们有很多的
方法,如果我们有十几个或者更多的女奴要运输的话,我们可能会采用比较周密
保险的方式。”

  “十几个或者更多。”

  “还记得去年最有魅力的小姐的选拔大赛吗,那些参赛的小姐不是很快的从
这个城市里突然的消失了吗。”

  “那件事是你们做的,我们都不知道她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美容学院里
有几个学生也参加了比赛,现在她们在哪里?”

  “各个地方,比如这里或者其他什么地方,有一些我们运到了索马里,其他
的那些在美丽和性感方面达不到我们要求的,仍然在这个城市,但是我们不知道
确切在那里,因为一旦我们卖出的女奴,我们是不会在继续做记录的。”

  她没有必要补充。如果一个女奴在公共场合露面会被大家认出来会怎样。因
为一个女奴如果穿着很暴露、极端性感的衣服时,人们通常只会注意她张得怎么
样,如何如何的性感,而不会注意她是谁。

  “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如果我们不在旁边的话,可爱的安德森会感到寂寞
的。”

  现在可爱的安德森被捆绑的扔在一个马车里,没有多久目的地就到了,也就
是亚马逊人在城外的驻扎地,表面上这里是转移女奴的地方,实际上,这里也进
行着奴役女奴的活动。所有落到亚马逊人手里的女人,象安德森,还有被引诱到
这里的、或者通过其他手段被亚马逊人得到的,都会先运到这里来。经过他们的
装备后,变成真正的女奴被弄回城里。

  马车停在了亚马逊人的驻地旁边,在这里,亚马逊人并不是唯一的贩卖女奴
的人,也并不是这里最大的女奴贩卖商。

  马车停了几分钟,看看是否会有人碰巧通过,通过帐篷的掩护,挡开城墙上
哨所的目光,这样,这些人可以非常安全的打开车厢,通常车厢里都是空空的,
但有时也会有一两个被捆绑的结结实实、无助的女人在里面。